北京股商安徽分公司谈并北京股商安徽分公司谈并购新生态下警惕负反馈地雷骗局_财迷米_39225_新浪博客,财迷米_39225,

北京爱亲公司骗子第六集北京爱亲公司骗子第六集第五章泥泽_爱亲骗子_新浪博客,爱亲骗子,

融资公司专注细分市场

(原标题:30余家互联网保险平台一年融资逾10亿元)

  2018年1月4日消息,近期,由曲速资本联合保观出品的《2017年中国互联网保险行业研究报告》(下称“报告”)显示,2017年互联网保险领域共发生融资事件34起(不含众安在线),相比上一年减少5起(2016年39起),融资金额超过10亿元,其中8起未披露融资数额。

  引人注意的是,获融资的公司中,不少公司业务领域涉及互联网保险,但没有保险代理或中介相关牌照,由于业务受到限制,个别公司开展保险业务也被业内人士认为有打擦边球的嫌疑。

  一家去年成立的专注互联网保险场景业务的科技公司市场部业务人员告诉《证券日报》记者,“现在获得一张中介牌照太难了,由于没有牌照,公司的许多业务受到掣肘。”

  融资公司专注细分市场

  近日,上海南燕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南燕保险科技”)宣布完成数千万美元B轮融资,该轮融资由海纳亚洲创投基金领投,A轮股东蓝驰创投跟投。据悉,下一步南燕保险科技将会着力保险科技的开发,并发力云计算、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

  事实上,类似南燕保险科技,去年以来多家互联网保险公司获得融资。上述报告显示,2017年互联网保险领域共发生融资事件34起(不含众安在线),相比上一年减少5起(2016年39起),融资金额超过10亿元。

  按照融资金额的区间划分,融资金额在1000万元以下、1000万元-1亿元、1亿元以上的占比分别为18%、41%、18%。其中,融资过亿元的6家公司是车车车险、保准牛、小雨伞保险、大象保险、益盛鑫科技、最惠保。

  根据不完全统计,2017年发生种子轮、天使轮融资事件13起(年末披露融资数量增多)、Pre-A轮8起、A轮7起、B轮6起。相较于2016年,2017年早期融资的数量反而有所增多。对此,报告提到,原因之一是许多之前成立的公司拿到并披露了首轮融资。

  从去年获得融资的互联网保险公司的业务性质来看,更多的公司开始关注保险细分领域,并专注于保险公司不太在意的“长尾市场”。总体来看,可分为以下几类:

  一是创新从前端到后端。此前,互联网保险创新多注重在前端,比如渠道的变革,产品的创新,而少有在理赔等后端的创新,而近几年从理赔端切入的创业公司越来越多,而对于保险公司来说,也需要有第三方的公司来提供类似的服务。

  二是获投的企业3家与健康险相关。近年来,随着监管持续推动,加之消费者需求提升,越来越多的互联网保险公司开始专注于健康险相关业务。保监会披露的数据显示,今年前10个月,健康险业务原保险保费收入3842.09亿元,同比增长5.33%。

  三是大数据、人工智能成新趋势,随着保险科技的发展,专注于大数据以及人工智能方向的公司开始增多,并获得资本的支持,这也是迎合了保险科技崛起的趋势。

  四是从toC到toB。过去两年,C端市场被看作是风口,但今年面向C端的企业获得融资的基本没有,相反toB成为了热门的创业方向,并且受到资本的青睐。报告认为,这主要是因为在意识到C端(客户端)获客难、互联网的人口流量红利消退、转化程度低等痛点后,不少互联网企业纷纷把目标转至容易变现、用户黏度高且不会轻易流失的B端。

  总体来看,2013年-2017年,146家保险业投资机构(含机构、业务型公司及个人投资者)参与投资,其中参与多次投资事件的(投资笔数超过1次)仅有39家。具体包括陶石资本、复星、经纬中国、真格基金、IDG资本、华映资本、险峰长青等。

  牌照不好拿

  值得注意的是,和拿融资相比,牌照更不容易获得。本报记者梳理,上述已融资的互联网保险创业公司,部分仍没有保险代理、经纪等业务牌照。

  上述互联网保险公司人士对记者坦言,没有保险牌照,时刻面临着监管风险,但现在拿到保险代理牌照太难,一方面对股东的实力有强的要求,另一方面,保监会对注册资本等门槛要求也逐步提高。未来公司可能会谋求从二级市场获得牌照。

  从保险中介机构牌照门槛来看,2013年,保监会发布的管理办法显示,设立保险专业中介机构,注册资本最低限额为5000万元。2016年,保监会发布《关于做好保险专业中介业务许可工作的通知》,要求出资资金自有真实合法,注册资本实施托管,治理结构完善到位,通过严格前端准入,为后端过程管理夯实基础。这就意味着5000万的注册资本金进行托管,属于“实打实”的运营本金,启动资金需要再另筹。

  去年以来,保监会也加强对这类无牌照公司的监管,使得一张牌照显得愈加珍贵。

本文相关内容推荐阅读:

北京股商安徽分公司谈并购新生态下警惕负反馈

北京股商安徽分公司讯 随着2017年年报披露季的临近,中国2014年并购高峰期开始之后3年业绩承诺期的解禁时间窗口期将正式到来,标的公司承诺期内相对较高的业绩完成率会否面临转折,这一问题的答案有望正式浮出水面。

  在2014年并购市场步入高峰后,A股公司一直担纲并购大潮的主角。按照并购惯例,标的业绩承诺通常为三至四年,这意味着从2017年开始,将迎来三年业绩承诺期的解禁窗口。通常而言,在业绩承诺期内,大部分被收购的公司都会想方设法完成业绩承诺。当业绩承诺期过后,是否每个被收购对象都能继续保持业绩承诺期的盈利水平呢?

  不少业内人士之所以对这一问题持保留态度,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从美国经验来看,每一轮兼并收购大潮后,往往都会迎来商誉减值的高峰;而通过中国A股公司2016年财务报告来看近年来的并购案例,商誉减值也确实开始表现出部分“埋雷”特征,且客户集中度等新问题或成为部分公司的风险掩藏点。

  与此前高溢价外延式并购成为保证利润增长和做大市值诉求的重要手段不同,商誉减值反而成为部分公司头顶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且伴随着地雷的频繁出现,使得部分公司业绩出现暴跌,直接拖累了二级市场股价表现,也影响了中小投资者投资权益的保护。从2017年全年的实际情况来看,包括国旅联合、勤上股份等在内的多家上市公司,都相继被爆出并购“地雷”或者疑似“地雷”,并遭遇监管问询。

  在并购已经成为中国不少产业发展到特定阶段后优先采用的发展手段的大背景下,并购已经成为上市公司一大竞争策略,并购重组将持续活跃,为业内所认可。但是,随着并购“新生态”的到来,此前绵亘于资本市场的“负反馈周期”或将更加趋于强化。毕竟,好的标的资产价格正在越买越高,这对于上市公司的并购眼光以及未来的整合能力,都提出了新的挑战。

  实际上,通过近来监管层对于上市公司并购重组审核的监管结果来看,同样可以看出,监管层对于这种并购“负反馈地雷”的谨慎态度。2016年以来,监管层对于借壳、并购、再融资逐步收紧,并购已经实质性步入“负反馈”周期。而从2017年12家上市公司的并购重组方案遭到否决的情况来看,其中因为盈利能力存疑原因遭遇否决的公司家数就多达40%以上,包括金利科技、山东地矿、宁波热电等多家公司。这对于相关并购操作的潜在地雷隐藏点,无疑也具有重要的折射意义。

  因此,并购重组“新生态”下,上市公司更应警惕在此过程中的诸多“负反馈地雷”,在做大做强实体产业的路上,找到内生与外延的平衡点;而具体到外延式发展方面,则需要谨慎看待外延并购,回避虚高估值,深化尽职调查,长远看待产业发展趋势,并深度谋划主客双方的协同效应。


北京股商安徽分公司谈并购新生态下警惕负反馈地雷骗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