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晋城海斯制药涉嫌高价中标的背后

法制日报·法人网讯:记者近日对晋城海斯生产药品走访发现,其生产的溴已新粉针中标价高于出厂价约600%;经销商还自曝给医生吃回扣。

“我们也高开,但是返现必须是指定的五六家公司开票,然后再返回;我们基本上各省均有总代理,如你想做我们的药品,建议你还是和拟做区域省总代理公司联系;”晋城海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晋城海斯制药)销售部袁(音)经理如此告诉记者和李某(化名)。

“注射用盐酸溴已新粉针(以下简称溴已新粉针)中标价每支19.3元,给你每支价格3.5元,你(我们)每支给开药医生回扣中标价的20%;伏立康唑冻干粉中标价每支333.69元,给你每支价格100元,你(我们)给开药医生每支回扣70元—80元;”河南宏都医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河南宏都医药)副总经理张软敏在微信中和见面的时候两次告诉记者和李某。

“双歧杆菌三联活菌肠溶胶囊中标价36粒装每盒34.45元,在邯郸市第一医院和中心医院等有售,我们每盒给开药医生回扣5元(注:记者了解36粒装河南中标价每盒34.5元,每盒给医生回扣7元或8元)。”河北某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张力杰如此告诉李某。

那么上述人员所说洗钱和商业贿赂是否属实?溴已新粉针中标价高于出厂价约600%有什么样的故事?

晋城海斯制药自曝高开

《法人》()记者于2017年10中旬,跟随李某第1次前往晋城海斯制药暗访中,李某向其销售部袁经理说明拟在河北、河南部分市县代理(独家销售)其生产药品后,袁经理表示其成立将近20年,基本上在全国各地均有总代理,并已形成销售网络,如果李某确实有自己的销售团队,可与河北省和河南省区域总代理其生产药品公司负责人联系。

期间李某多次询问袁经理:晋城海斯制药生产药品出厂价是多少?袁经理均以不便透露为由,拒绝告诉李某其生产药品出厂价,并一再表示如果李某有意向,他可给李某提供其河南、河北区域省总代理公司负责人联系电话。

随后晋城海斯制药销售部袁经理给李某提供了其河北、河南区域省总代理公司负责人联系电话。

《法人》记者于11月中下旬,跟随李某再次走访了晋城海斯制药。在李某向袁经理提到其河南、河北总代理公司负责人张软敏和肖总(音)后,再加上记者和李某是第2次到访,袁某显然没有了戒备心理;接着记者看到袁经理,尽管还是对其生产药品出厂价三缄其口,但坦言其销售药品也高开,而返现(高于出厂价部分)必须由指定的五六家公司开发票。

李某再次旧话重提,并表示想代理晋城海斯制药生产的溴已新粉针后,袁经理表示溴已新粉针批号是别人运作批的,因此被该人全国总代理,其实质上是贴牌生产,并没有销售权。

《法人》记者了解,晋城海斯制药成立于1997年12月,是山西晋城无烟煤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国有控股子公司,位于山西省晋城市东北;记者通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晋城海斯制药股东还有山西金驹煤电化股份有限公司、晋城王台科工贸有限公司、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预防控制所。

其中,据《法人》记者了解和李某介绍,晋城海斯制药销售部袁经理所说的高开,是其按中标价开发票将药款结算回后,再将超出出厂价部分返还给经销商;贴牌生产,是其只有生产权,并没有销售权。

经销商自曝给医生吃回扣

商业贿赂,是指经营者以排斥竞争对手为目的,为争取交易机会,暗中给予交易对方有关人员和能够影响交易的其他相关人员以财物或其他好处的不正当竞争行为。

《法人》记者和李某按照晋城海斯制药销售部袁经理提供的电话号码,与晋城海斯制药河南总代理公司的河南宏都医药张软敏副总经理联系,并在位于河南省郑州市京广南路8号京莎广场A座903室见面后,张软敏毫不避讳的自称确为晋城海斯制药河南省总代理。

《法人》记者看到,张软敏简单的和李某交流后,拿出一份抬头写着河南省国药医药集团有限公司产品目录表;记者看到张软敏拿出的表格中共有晋城海斯制药生产的5种药品,依次是溴已新粉针、伏立康唑冻干粉、双歧杆菌三联活菌肠溶胶囊24袋装和36袋装、氨溴索颗粒。

张软敏告诉李某,如伏立康唑冻干粉中标价为333.69元,可100元的价格给李某;在李某问给开药医生多少(回扣)中,张软敏告诉李某给70元—80元;双歧杆菌三联活菌肠溶胶囊24袋装中标价22.97元,可每盒9.5元(扣除所有税费)价格给李某,李某给医生每盒回扣5元; 36袋装中标价34.5元,可每盒16元价格给李某,李某每盒给医生回扣7元或8元。

后李某告诉记者,他在微信中向张软敏表示可销售溴已新粉针,并问什么价格给他后,张软敏在微信中告诉李某中标价19.3元,给李某价格3.5,李某再问是3.5元还是3.5折,张软敏告诉李某是3.5元。

李某又问给医生多少,张软敏告诉李某给医生中标价的20%。

其中,《法人》记者看到李某手机中确实保存着被指和张软敏的聊天记录。

李某还告诉记者,他按照晋城海斯制药销售部袁经理提供的其河北省总代理公司负责人电话联系到肖总后,肖总在电话中告诉李某他在外地开会,但是他会让邯郸市区域负责人郭总和李某联系。

随后肖总给李某发短信,告知了郭总的电话,李某和郭总联系后,郭总安排张力杰和李某见面。

张力杰和李某在邯郸市如约见面后,给了李某两张名片;一张名片上写着晋城海斯制药张力杰,另外一张上正面写着广州某医疗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公司),背面写着河北某医疗器械销售有限公司;记者查看李某提供的两张张力杰的名片,虽然张力杰两张名片中显示3家公司,但留的手机号相同。

李某告诉记者,张力杰和他见面后告诉他,其公司河北总代理的晋城海斯制药药品,在邯郸市中心医院和第一医院等均有售,如双歧杆菌三联活菌肠溶胶囊36袋装中标价34.45元,每盒给向患者开药医生回扣5元,并同时建议李某销售其公司在河北省总代理的广州公司生产的一种医疗设备,售价128万元,每台可给李某40万元 ,邯郸市中心医院就购买了一台。

那么邯郸市中心医院和市第一医院是否销售过晋城海斯制药生产的药品?

李某受记者嘱咐,于10月23日前往邯郸市第一医院和中心医院,并分别购得一盒晋城海斯制药生产的双歧杆菌三联活菌肠溶胶囊。 《法人》记者()于11月16日上午,前往河北省邯郸市中心医院,并向邯郸市中心医院办公室王某(化名)说明采访事项后,王某热情的联系了新闻宣传科张(音)科长,张科长在电话中告诉记者,院长去外地出差了,建议记者将拟采访事项写个采访提纲和相关证据留下,然后等她们后给予回复;记者在电话中告诉张科长,因防止举报人受到打击报复不便公开部分证据;还有为了对整个事件做全面了解,建议张科长和记者见面当面沟通。张科长称自己在外地出差,不便和记者见面,并让记者把电话给办公室王某接听。

随后记者又接到自称是中心医院纪检委人员的电话,对方让记者将相关材料交给办公室王某,等他们后回复记者;记者在电话中告诉对方,记者是到中心医院采访不是上访,可将采访中获悉的可能涉嫌商业贿赂的有关证据材料交给纪检委。然而让记者始料未及的是,自称是中心医院纪检委的人员竟然拒绝了记者的要求。

当天下午邯郸市中心医院新闻宣传科张科长约记者见面后,再次告诉记者,院长去外地出差了,四五天后才能回到邯郸,等院长回邯郸后她立即向院长汇报,并回复记者。

11月23日,记者以发短信方式问邯郸市中心医院新闻宣传科张科长调查进展,张科长回复称“已上报有关部门,并要求记者再次到邯郸。”

11月24日,邯郸市中心医院新闻宣传科张科长回复记者,关于记者采访事项医院已经责成有关部门调查,随后会将调查情况及时与记者沟通;然而截止发稿,记者再未收到邯郸市中心医院任何片言只语的回复。(记者 王永红)